满庄资讯
满庄资讯>健康养生>千年传统中药究竟惹了谁,中药之“毒”,我有话说

千年传统中药究竟惹了谁,中药之“毒”,我有话说
时间:2019-11-07 14:28:35   来源:匿名   

中医欣欣向荣,每个人都有责任。中药是“有毒的”。它不一定有害。当已知其优点和缺点时,可以使用它。它可以培养优势,避免劣势,克服劣势,提高效益。只有化害为利,我们才能事半功倍。为什么不做呢?不缺药品。只有精心挑选、精心计量、严格配伍、规范加工、辨证施治,才能治愈。

中药鱼腥草被“禁”的消息仍在我耳边回响,著名的“六味地黄丸”又掀起了一场风暴。一波又一波,随着国家绝密药方云南白药的“乌头碱事件”,引发了进一步的争议。槟榔是中国南方四大药物之一,也未能幸免。中药的“毒性”、中药的安全性以及未来的出路等问题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当我震惊的时候,我不禁感到惊讶。

中国的祖先神农每天都遭受七十二种毒药,他造成了数千年的伤害,这是真的吗?还是孙思邈以医术闻名,被已故佛陀视为“药王”,他的名字是假的?我的心充满疑虑。被誉为东方医学“本草纲目”的“医学圣人”李时珍,难道不是一个“真正的失败者”吗?

回首半个世纪前,苏联共产党代表米高扬来到滹沱河品尝汾酒和红烧鱼。他是一个美食家,备受称赞。清晰的声音,毛泽东主席带着极大的热情笑了起来:“我相信一种中药和一道中国菜将是中国对世界的两大贡献。”

他的父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作为中草药的发源地,中国今天的份额仅占世界中草药贸易量的2%,而日本这个小国却稳稳地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但是现在中医越来越摇摇欲坠。谁被有着千年历史的中药激怒了?

你还记得流传已久的古老配方“六神丸”被日本改造并开发出“救心丸”吗?这是一种世界闻名的“救命药”,曾经风靡全球,年销售额超过1亿美元。在申请中药专利的国家中,日本、韩国、美国和德国名列前茅。小葡萄牙更加脆弱,在学习中医的外国学生中排名第一。

最让我困惑的是,为什么被中国人唾骂和抛弃的传统中药让外国人津津有味地谈论它,并尽一切可能找到“被盗”的药物。开放的中华民族抛弃了几千年的传统医学,只沿袭了西医和西医,那么大的中国,居然不能容纳几千年的传统医学?被冰和火击中的中药激怒了谁?

中医的“毒药”是什么?毒药和中药是做什么的?

俗话说,“毒品有毒三倍。”这一点经常受到许多反中医人士的批评。是的,中药是有毒的,如砷、巴豆和附子,毒性很大。“医学问答”解释道:“丈夫的药是毒药,所以神农区分所有草药,称之为品尝毒药”。

隋代袁超坊在《论各种疾病的起源和症状》中说:“任何有毒或剧毒的药云都会造成混乱、伤害他人和致人死亡。"

这种“毒药”是天然药物对人体的损害。它有毒,会产生毒副作用,应该避免。但这是狭义的毒,广义的“毒”才是中医“毒”的真正含义。

《苏文怡方逸论》中有一句谚语:“其病生于内,治之应毒。”

所有用于预防和治疗疾病的中药都是毒药。“毒药”是古代医学的同义词。早在西汉以前,“毒”和“药”就没有区别,被称为“毒”。古人把“毒药”作为所有药物的总称。医学圣人张仲景有一个精辟的理论:“医学是指草药、木材、昆虫、鱼、鸟、动物等,它们可以治病,都被称为毒药”。

神农在一天之内遇到了72种药物,这意味着他在一天之内识别了70多种药物的特征。医学的特点是,如果正确使用,它可以治病救人,但如果使用不当,它会伤人性命。

"所有远离邪恶、恢复正义的人都可以被称为毒药."如果你否认广义的毒药,你也否认药物的功效,即药物的价值。不难看出“毒药”一词丰富的文化内涵。正是这种“毒药”让中华民族繁衍兴旺。它坚定地站在世界各国的森林中,坚不可摧。

“毒药”也是药物的偏见。《神农本草经》记载“药物酸、苦、甜、辛、咸、寒、热、温、凉、毒、无毒。”

术语“有毒”和“无毒”不仅指存在或不存在“有毒”损害,还指药物性质的强度、硬度和柔软性,以及其快速性和缓慢性。对药性强、作用强的人有毒。安全剂量小,使用不当或过度使用可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甚至导致死亡。那些药性弱、效果温和的药物据说是无毒的。药物的作用是治病。各种药物都有一定的毒性。长期服用后,即使很小的毒性也会在体内积累形成“药害”,从而损害人体的正气。

“所有的药物都有毒,不仅大毒,小毒的毒。甘草和人参虽然不能说是有毒的,但长期服用肯定会导致局部胜利,气的增加会持续很长时间,从而导致死亡。”

温病四大大师之一的吴鞠通在他的著作《医学书籍理论与疾病药物治疗无论疾病是什么》中提到,“世界上没有无偏见的医学,也没有无偏见的疾病”。医生利用药物的偏见来纠正疾病的偏见。如果有症状,毒药也是长生不老药;如果你不适应这种疾病,所有的谷物和食物都是毒药。”

例如,砷是有毒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变成了它的鬼魂。然而,如果使用得当,它也可以治愈疾病,不仅在外部,而且在内部。张廷栋教授和药剂师韩太云从民间中医用砷治疗癌症的案例开始了他们的科学研究。他们用砷治疗白血病的成就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不仅如此,古代医生还总结了药物“七情”(单、互、互、互、互恶、对立、互惧、互杀)以及妊娠禁忌、用药禁忌、症状禁忌、加工方法、煎煮方法、正宗选择、使用部位(去壳消肿、舒心除烦)等。经过长期的医疗实践,形成了一套安全有效的治疗疾病、消除致病因素的理论体系,遵循安全,不利于逆转。

2014年1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女科学家高月领导“中药安全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在当天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个项目持续了10多年来解决关键问题。建立了中药早期毒性预测、毒性物质分析和配伍禁忌评价三类技术的八种方法。利用综合技术平台系统研究了7种易出现临床不良反应的中药的安全性。阐明了中药配伍理论的现代生物学机制,论证了甘草的“十八反”、“寒热配伍”、“多药配伍”等经典中药理论。

中药的配伍是无限的。

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往往是复杂和快速变化的。它们通常表现为虚与实、寒热混杂、多种疾病并存。单靠一种药物很难将所有各方都考虑在内。因此,当使用两种以上的药物时,必须选择。药物的配伍,即通过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提高药效,消除毒性,限制和抵消副作用。“君主、大臣、助手和特使的话是一致的”。君主和大臣是政治术语。在古代,皇帝和统治者被称为君主,那些协助君主的人被称为大臣。君主和大臣有严格的等级。古代药剂师将其引入药物配伍处方,成为处方组成的基本原则。

在《真象素问》中,齐波回答了黄帝关于“以方治国”的问题,他说:“主疾指君主,副君指臣,臣指臣。”

君药是在治疗主要疾病或主要综合征中起主要作用的药物。可以根据需要使用一种或多种药物。姚晨是一种帮助君药加强治疗主要疾病或主要综合征的药物,或在治疗并发疾病或并发综合征中发挥主要作用的药物。辅助药物用于辅助君药和臣药发挥治疗作用,或治疗继发性症状,或消除(降低)君药和臣药的毒性;用于诱导月经或调节功能的药物。

以《伤寒论》第一药方麻黄汤为例,主要用于治疗外感风寒引起的表证。君药麻黄(32),辛温解表散风寒,宣肺平喘。臣药桂枝(22)、辛肝温、文婧和营,帮助麻黄排汗解表。辅助药物杏仁(70),苦而温,降肺气助麻黄平喘。致病药物炙甘草(1/2)苦而温,调和各种药物可抑制大麻和肉桂出汗过多。

马、桂、星均进入肺中,具有调经作用,故不再使用调经药物。麻黄、桂枝、杏仁和炙甘草的药性有主次之分。它们相互制约,相辅相成。它们起到协调作用,形成强大的医疗力量来征服外感风寒的“堡垒”。临床效果显著,自古以来已成为名方。中药方剂的组成不是几种药物的简单组合,而是在丰富的临床实践基础上形成的有机整体。文化内涵的核心是儒家强调“和谐”。

从单一药物到配伍应用,经过长期实践和认知过程,逐渐积累和丰富。药物配伍应用是中药的主要形式。将药物按照一定的处方进行组合,确定一定比例的组分制成合适的剂型,即处方。方剂是药物配伍的发展和药物配伍应用的更高形式。中药是指根据“四气”、“五味”、“君、臣、佐、使”等特点和规律配制而成的处方药,而不是根据需要任意混合而成的汤药、丸剂、散剂或膏剂。

中药的炮制和配伍具有相同的效果。

加工除了去除杂质、方便制备和服用外,还具有降低毒性、提高效率和改变归经的作用。以地黄为例,熟地黄用酒蒸干后,因其温性而具有滋肾养血的功效。加工可以用水、火或水和火的组合来进行。水系统包括洗涤、漂白、浸泡、染色、水飞散等。消防系统包括煅烧、加工、煨制、油炸、烘烤、烘烤、烘烤等。蒸汽、沸腾、淬火等。是由水和火结合而成的。

然而,每种方法都包含几种方法,其内涵极其丰富。这些加工方法已经成为我们的国宝秘密。何首乌以治疗幼年白头翁而闻名,但腹泻很常见。由于生何首乌含有蒽醌衍生物,能润肠止泻,因此必须加工水解蒽醌衍生物,降低毒性,消除泻下作用,使其乌胡子乌发作用得以正常发挥。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人类口腔癌、食道癌和喉癌与长期咀嚼槟榔有关。舆论一片哗然,最终将有价值的“槟榔”推到了风口浪尖,甚至让医用槟榔使用者整天恐慌不已。然而,报告中提到的致癌槟榔指的是“嚼槟榔”,而不是“药用槟榔”。两者在原料、加工方法、用途和剂量上有很大不同。

马兜铃酸事件给季芳和关木通带来了耻辱。殊不知,中医有很多种,或者用不同的名字,或者用相同的名字。一个词的差别是一千英里的错误。例如,防己(Stephane防己)是防己科防己的干燥根,不会造成肾脏损伤;然而,防己(Stephania防己)属于马兜铃科,含有马兜铃酸,可能导致肾间质损伤。另一个例子是关木通(马兜铃科)和关木通(毛茛科),前者有肾损害的风险。如果加工方法不正确,轻则效果降低,重则生命受到伤害。例如,马兜铃酸风暴是由于外国女性直接和长期使用含有马兜铃酸的未加工防己作为减肥茶。肾脏损伤频繁发生并不奇怪。

明代龚廷贤的著作《世间的生命与元的保护》中说:“药……精不同,鲜久熟,用枪煅烤,汤、丸、膏散,各有疲劳。这是合适的和有用的,而且是很好的工作……”

有些药物必须严格加工,如米炒斑蝥和沙烫马钱子,以减少药物的毒副作用。有些药物加工后可以提高疗效,如用酒加工川芎可以增强其活血化瘀的功效;姜炙厚朴能增强行气散结的疗效。因此,古人说:“如果不如它好,功效就很难找到;如果太多,性欲就会丧失。”

解释处理的重要性。但是现在供水系统消失了,消防系统和消防供水系统也减少了,即使有,也是作弊。过去的采摘、采摘、风选、筛选、刮擦、刷洗等。都不见了,它们也被掺假,如杏仁桃仁、盐面甲珠或明矾面等。花和茎叶混合,水果和果壳混合,纤维根和土壤混合,这并不奇怪。至于巴戟天和远志,也很难从益智仁和益智仁中去壳。由于有效剂量难以控制,真假药材难以区分,优质和劣质产品混淆不清,生熟产品加工不清,病人希望迅速康复,医生希望获得利润,人类禀赋不同,医学和文化不同,东西方不同,南北地区不同,中药中毒病例的上升有什么奇怪的?

吃中药有“道”。

"三月是茵陈,四月是茵陈,五月是柴火."药王孙思邈在1000多年前“向世界展示”:不按季节采摘的中草药没有真名,与腐烂的木头没有区别。中药的应用强调道地药材。晏子的《春秋十首诗》:“宝宝听到了:橘子在淮南出生时是橙色的,在淮北出生时是橙色的,在淮北出生时是三叶橙。叶子相似,但味道不同,为什么?水和土壤是不同的。”

《新秀本草》也认为,“与其故里,质量相同,但效果不同;善于挑选。这是事实,而不是实质。”

宋代名医寇宗师说:“无论谁吸毒,都必须选择正确的地方,然后药物必须是强大的,并有证据使用它们。”

虽然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拥有丰富的药材资源,但由于自然条件、土壤和水气候的影响,药材质量却大不相同。由于资源逐渐枯竭,来自原产国的高质量原油被人们以捕鱼方式掠夺。例如,云南白药最重要的原料——一朵七叶一枝的花——正濒临灭绝。然而,由于需求逐年增加,越来越多的野生物种已经成为国内物种。不仅土壤质量和产地发生了变化,而且药材也发生了爆炸,导致化肥吸入过多、农药残留和重金属超标等一系列问题。事实上,“六味地黄丸”并不是唯一陷入过量重金属漩涡的药物。云南白药、汉森四妙汤和一家百年老店同仁堂都被“击中”。

频繁的质量危机敲响了中药生产安全的警钟。自2005年以来,中国一直在与日本和韩国等主要中草药出口国就二氧化硫、农药残留和重金属等中草药的安全标准进行谈判。然而,据海关统计,近年来,由于有害残留物的频繁滞留和返还,中草药出口已成为中草药出口的最大障碍,这不禁让人反思。

过去,鱼腥草主要生长在深山的沟渠、溪流和泉水边。它没有被污染。加水煎煮后饮用对退烧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现在在云南、贵州和四川,鱼腥草种植在已经施用化肥和农药多年的农田里。收获的衣服被浸泡在竹篮里的池塘里,冲走沉淀物,然后送到市场作为蔬菜出售。它们不会在被带回去晒干并作为药品出售的同一天售完。

肺炎发烧,主要发生在儿童身上。儿童疾病变化很快。过去,一剂药就能见效。延误可能是致命的。以无疗效的鱼腥草为药,其后果是可以想象的。"如果一个工人想做好工作,他必须首先磨快他的工具."世界上最悲哀、最滑的事情是,即使是治疗疾病的药物也是“有病”的,甚至是用来救人的。疗效是可以预测的。

为什么在使用非理性药物时,毒性病例会上升?

为了适应新的形势,许多制药企业改变了一些中药的剂型和给药途径,或者盲目提纯加工药物。一些药物的化学成分和疗效仍然难以理解,化合物进化的机制仍然难以理解。因此,在临床应用中经常发生过敏或毒性反应。人们也习惯于将现代理论加工和提纯的中药的毒副作用归咎于中药。

从中药中提取这么多成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仍然未知。静脉注射后,它绕过胃肠道屏障,直接进入血液,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安全隐患。此外,一些中西药物在临床实践中经常被不合理地结合在一起使用,被委婉地称为“中西医结合”,或者说西医的传统理论被应用于中医。看来这种牵强的理论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问题。

当然,盲目迷信甚至大量使用中药都是不可取的。《苏文·郑午昌·达伦》说:“大毒治病,十比六;毒药通常能治病。十比七;小毒药可以治愈十分之八的疾病。十分之九的病例是无毒治疗的。谷物、肉类、水果和蔬菜将会被最大限度地食用,如果你不使用它们,你将会损害它们的完整性。”

使用药物治疗疾病时,必须掌握适当的“度”,不要过度,以免损害正气。何首乌引起的肝损伤。日本小柴胡汤的事件都让用户害怕得发抖。然而,大多数损伤是由长期连续给药或用药过量而没有辨证治疗造成的。使用毒品来打击邪恶需要在适当的水平上停止。太多弊大于利,太多弊大于利,欲速则不达。

中药有毒,嘈杂的声音一个接一个传来。它有一种杀死中药然后加快速度的强烈感觉。然而,伟大的西医学者、第四军医大学校长范戴明院士却慷慨陈词,支持中医文化。这位消化领域的著名学者,知识渊博,技能娴熟,研究过中西医学,讨论过过去和现在。他非常尊敬“医学圣人”张仲景。他对古人和中医智慧的尊重和关心令人敬畏。

它富有感染力的讲座就像流淌的清泉,让人心旷神怡,就像纯净美丽的音乐震撼人心,就像春天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嘈杂”的医学大地上,让医学回归理性与和平。范院士的风度令人钦佩,他拥抱一切河流,拥抱一切。我们怎样才能利用自己的无知来丰富我们对中医广博而深刻的知识,让我们开怀大笑,慷慨大方呢?

中医欣欣向荣,每个人都有责任。中药是“有毒的”。它不一定有害。当已知其优点和缺点时,可以使用它。它可以培养优势,避免劣势,克服劣势,提高效益。只有化害为利,我们才能事半功倍。为什么不做呢?不缺药品。只有精心挑选、精心计量、严格配伍、规范加工、辨证施治,才能治愈。

重庆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安徽快3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投注 浙江11选5

随机推荐
  • 江苏南京:国防教育融媒体平台上线
  • 防臭地漏选购技巧有哪些
  • 9岁男孩返程途中开溜,“六亲不认”的样子就像此刻的我
  • 效率恐怖!莱万在拜仁249场比赛打入200球
  • 亚历山大谈队内三分赛:很有趣 每次都赢了保罗
  • 济宁城际公交C6011线路绕行,这8个站点暂停使用
  • 两天内,这8个省市的领导干部履新副省长(副市长)
  • 常年保持拉筋习惯的人,身体都有哪些显著的变化?不妨了解一下
  • 冷空气来了!上海本周4天有雨最低温17℃,或将入秋
  • 第五届中国果品会将于11月下旬在长举办 布展总面积达2.5万

© Copyright 2018-2019 piizzi.com 满庄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