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庄资讯
满庄资讯>综合>庭审现场 有人悄悄坐在旁听席

庭审现场 有人悄悄坐在旁听席
时间:2019-11-08 17:56:44   来源:匿名   

检察日报

●今年年初以来,上海检察机关开展了检察委员会委员“推门听院,重评”的工作。从检察队伍和检察委员会的各级成员开始,要求他们开门听法院的意见,不向法院检察官问好。他们被迫审视自己的缺点,不断提高自己的司法能力以及处理质量和效率。

——王立华,上海市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检察官

●随着“推门听庭、集中评价”工作的开展,庭审过程更加规范有序。这项工作对提高检察官和法官的专业能力及其控制法庭审判的能力,共同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发挥了积极作用。

-上海宝山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孙小红

推门,听听法庭,集中精力评论。这一举措听起来颇具“活力”,已成为上海检察机关加强专业能力建设、打造铁腕技能的重要起点。

现在在上海,许多人大代表、人民监督员以及一些法官和律师都对这一举措发表了意见。

不打招呼,直奔审判现场

今年6月20日下午,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张杰出庭起诉4起简易案件。就在听证会前几分钟,法院的门被轻轻推开,有人悄悄地走进来坐在画廊里。

“我无意中抬头看了看公诉表,市法院的张检?!我紧张地出汗。这个法庭应该如何开庭?在逐渐平静下来之后,我认为这四个法院都是简易程序,只要我们确保法院适当开放。”回忆起那天出庭的情景,张杰仍然记忆犹新。“四大法院成功开庭后,张謇肯定了我的出庭表现,同时指出了我出庭时的几个具体问题,从起诉书的具体内容到宣读。”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党委书记兼检察长张本才在“推门听法院”之后,将四起集中审理的案件中听到的问题带回了市人民检察院委员会。除了他提到的问题之外,检察官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也反映出,通过“推门听法院的话”,他们在处理案件时发现了几个主要的理解分歧,这影响了法律的正确适用。为此,上海市检察院组织了一次专门研究,以澄清处理意见,并通过"检查和答复网络"等平台公布,以进一步规范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和指导案件处理。

它以问题为导向,始终着眼于实战、实际案例、实用性和实际效果,以对症下药。

今年以来,上海市检察院以加强庭审领导能力为出发点,在全市检察机关检察委员会成员中开展了“推门听庭,集中评议”的工作。从各级检察院班子成员和检察委员会成员出发,要求敞开大门,听取法院意见,评价上级,讨论下级,迫使检察官检查自己的缺点,不断提高司法能力和办案质量。目前,这项工作已成为上海检察机关的一项重要规范化工作。

到目前为止,上海检察委员会的105名委员在各类案件中“推门入庭”118次,其中16次由市法院领导审理。

案件不确定、出庭不确定的检察官按照庭审日程前往庭审现场参加庭审,直接、客观、准确地了解检察官的庭审准备情况、主导庭审情况和现场应急情况,从而了解检察官的办案态度、司法能力和专业水平基础,评估其是否能够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具有现实导向上海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黄福成说。

皇甫长城进一步向记者介绍说,首先,庭审是向公众展示检察机关公平正义的重要窗口。起诉能力是检察官处理刑事案件最重要、最核心的能力。法院公诉的质量和效率直接关系到公众对公平正义的看法。其次,在以审判为核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背景下,检察官出庭能力对于实现诉讼证据的法庭质证、案件事实的法庭认定、控辩双方意见的法庭表达以及判决理由的形成尤为重要。第三,在实施“逮捕-起诉一体化”案件处理机制后,最初主要负责审查逮捕的检察官应特别注意培养他们在这一阶段出庭的能力。第四,法院大力推进庭审直播,必须全面提高检察官控制庭审的能力,不惧怕“聚光灯”和“放大镜”。正是基于这些考虑,上海市检察院党组决定以“推门而入,倾听法院,注重评估”为出发点,狠抓检察官职业能力建设,努力打造四支“铁腕”优秀检察队伍。

庭上听证,庭后评议

目前,在上海检察院局域网首页的显著位置,设置了专门栏目,在每周五工作结束前更新下周出庭的出庭日程信息,以便上级法院、法院领导和检察委员会成员能够及时查阅信息,随意听取法院意见。

“‘推门听庭’有一种相对自由的形式。它能使检察委员会成员“能动”,真正在指导办案中发挥主导作用。他们可以结合自己在实际庭审中的丰富经验,在法庭上教导和安抚检察官如何适应不同的庭审环境,发挥检察官的主导作用,提高解释和推理水平,为建设高水平的检察队伍服务。此外,它还可以使办案检察官“收紧”,督促出庭检察官认真研究和审判案件,准确地在法庭上指控案件,并在法庭后总结和完善案件。上海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第八检察部副主任韩东成认为,通过两方面的积极互动,检察工作可以整体得到加强,不仅有效履行检察官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导责任,而且加强了对司法活动的监督,从而达到“加强内部,加强外部”的目的。

“当我去法院起诉一起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附带的民事公益诉讼时,当我完成我负责的刑事指控部分时,我发现画廊里有一位法院的领导。”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第三检察部检察官黄向皓回忆说,当负责公益诉讼的检察官建议被告赔偿污染物处置费用时,辩护律师进行了不构成犯罪的反诘问。这使他开始思考:将来,当这类案件出现在法庭上,民事部分受到审判时,负责刑事部分的检察官能再次回答这个问题吗?如何更好地与公益诉讼检察官合作?

“推门入庭”的目的是关注问题,找出检察官司法案件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因此,选择听取法院意见的案件丰富多样。皇甫长城告诉记者,全市检察机关的审理范围涵盖刑事、民事、行政和公益诉讼的“四大检察”领域,包括普通程序、简易程序、快速审判程序、再审程序和刑事附带民事程序,重点是群体性案件、专业性案件、新型犯罪、涉外案件和重大疑难案件,以及反映检察改革新举措和公诉新要求的案件。

上海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李永嘉不知道,突然会有检察委员会成员参加他处理的二审撤诉案件的审理。李永嘉这次出庭只是一个程序要求。然而,考虑到被告是一名涉嫌盗窃的60岁男子,他暂时增加了对被告的法庭教育,这使得整个法庭审判更加规范和有意义。

许多检察官表示,随着“推门听法庭”继续深入推进,每个人在处理每个案件时都会下意识地绷紧神经。法院的准备工作将更加充分和扎实。庭审表现也将力求完美,包括外观、着装和语言。他们都将追求完美,没有任何错误。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检察官王立华认为,“推门听庭”已经形成了一种强制机制,让检察官在每一场庭审中全力以赴,追求最大的工艺精神,努力让每一个复杂案件的庭审变得美观清晰,让每一个简单案件的庭审变得规范高效。

如果“推门听法庭”是一次意外的考试,那么“集中评估”就是一堂生动的课。

在“推门听法庭”之后,检察官委员会成员将“集中精力逐案、逐人、逐项地审查”法庭听证。他们将评论法律文件的质量和检察官出庭的礼仪。他们将详细分析法庭审讯、交叉询问证据和检察官在法庭上的辩论。他们还将对检察官在审判前、控制和应急等指控上证明罪行的能力、教育和安抚群众解释法律的能力以及辩论期间与律师沟通的能力发表意见。他们将针对检察官出庭时存在的问题提出建议。

上海市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萧宁表示,“集中评估”的时间因案件而异。对于一些通过简易程序和快速程序审理的简单案件,审理法院检察官委员会成员将立即进行"集中评估",检察官在审理后出庭,并立即对检察官出庭发表评论,指出检察官的不足之处。

对于一些疑难复杂的案件,检察委员会成员经过详细的审查文件、认真研究案件、出庭检察官进行全面深入的自我总结后,将安排一段时间进行“集中评议”。此外,同一类型的几个案件在法庭审理后也将接受统一的“集中评估”,以提出共同的问题。”萧宁说。

“每隔一段时间‘专注于审查’并不是忘记案例,而是重新开始整个过程,给我更多思考和改进的空间。”徐汇区检察院第一检察官胡卓影坦言,“我们很少停下来,把时间集中在从繁忙的办案工作中总结出来。我们总结得越少,进步就越慢。在“集中评议”中,检察委员会成员面对面发表了最精辟的意见,使我们能够从不同的角度认识自己的不足,并迫使我们对整个案件的预审准备和审判过程进行最深刻的反思和分析

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处理?

杨秦永,上海市人民法院第三检察处处长,半年多前担任徐汇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她对“推门听法庭,专心思考”的工作有着越来越深刻的见解。

她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作为基层法院检察官委员会的成员,在听取法院意见时,她主要考察检察官的办案水平、出庭能力以及指控的效果,在发表意见时,她有针对性地加强专业指导。但是,作为市法院检查委员会的成员,更需要发现各法院在处理机制、程序和规范上的差异,以及需要研究统一的领域来解决检察官管理和司法处理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但是,在任何级别,这项工作都是检查和提高检查委员会成员的专业水平。”

作为一名国家优秀检察官和上海检察工作的专家,杨秦永会不由自主地问自己:如果他是法院检察官,他应该如何处理,他是否能够处理?

我对杨秦永也有同感。许多检察委员会委员告诉记者,“推门听庭,集中评价”的随意性、即时性和专业性对检察委员会委员的政治能力、学习能力、专业能力、指导能力和研究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4月10日,徐汇区检察院率先在全市检察机关开展“推门、听法院、集中评议”工作。医院检察官委员会秘书兼第六检察官办公室副主任鲁静回忆道:“上午9:07,领导通知我召集检察官委员会所有成员参加听证会。上午9点10分,成员们迅速调整了手头的工作,没有一个人缺席。这充分体现了成员的集体观念、整体协调水平和讲政治、兼顾全局的能力。"

“那天我听到的是一个更复杂的‘例行贷款’案件。委员会成员没有事先看到起诉书,就通过审计迅速解决了控方和辩方之间的争议焦点。这充分考验了会员的学习能力和专业能力。“鲁静说,审判结束后,成员们立即分析和评估了检察官在法庭上的表现,充分展示了他们的指导和研究能力。可以说,整个“推门入庭,专心评议”的过程凸显了检察委员会成员的高度参与性和专业性。

检察委员会是检察机关的最高业务决策机构,其成员应当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皇甫长城表示,对庭审质量和程序的动态监督也迫使检察委员会成员不断更新监督理念,强化检察委员会在业务工作中的宏观指导作用。

皇甫长城作为市法院研究室主任,与市法院副检察长、国家检察专家陶建平一起多次听取法院意见,也受到许多事情的启发。

陶建平在听取了法院决定自行重审的一个案件后,在复审期间提出,法院应自行获取并核实证据,开始再审。检察机关应当如何确定法院的证据?在重审期间,检察官是作为检察官还是作为监督者出庭?今后,在类似的情况下,如何将工作流联系起来,如何建立决策导向?

同样,作为检察委员会委员,宝山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检察官张兰(Zhang LAN)有另一种想法:作为一名在案件管理部从事案件质量评估工作的检察官,他不在前线工作,长期“缺课”推开门,倾听法院意见,集中精力进行评估”是提高办案能力的最佳途径,也是转变案件质量评估工作观念,提高案件质量评估工作整体水平的重要手段。

张军总检察长强调,案件管理部门应尽一切可能支持和帮助业务部门以更高的质量和效率处理案件,实现双赢张兰补充说,我们应该听取法院意见,找出案件的症结所在,及时纠正个别问题,收集和反馈常见问题,与办案部门共同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必须充分利用好的措施。

“过去,大多数人观看示威法庭,出庭的人会事先得到通知,做好充分准备。一天,青浦区检察院临时联系我一起去法院,法院的人事先不知道。这种形式非常新颖,它向我们展示了公诉人出庭指控犯罪的最真实状态。”上海青浦区人大代表、青浦区夏阳街青湖社区党支部书记钱纪信认为,只有检察队伍有足够的能力,才能不怕群众的检查。

随着“推门听庭、集中评议”工作的深入,基层检察院不断丰富自身形式,从外部角度邀请系统外人员参与检察官评议。

宝山区检察院检察长亲自带队“推门听法院”。开庭后,我们的合议庭成员应邀进行了“集中评议”。每个人都充分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澄清了本案的争议点,凝聚了法律检查的共识,营造了良好的工作氛围。”上海宝山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孙小红越来越感到,随着“推门听庭,重评”工作的开展,审判过程更加规范有序。这项工作对提高检察官和法官的专业能力及其控制法庭审判的能力,共同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发挥了积极作用。

徐梅认为,上海检察院人民监督员和上海日英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推门听庭,集中评议”能够使人民监督员更有效地监督检察机关的办案活动,增强监督刚性。近年来,上海检察机关为加强队伍的专业能力做出了大量努力。这项工作只是其中之一。

为了发挥更大的作用,必须充分利用这些良好措施。徐汇区检察院将“推门而入,听取法院意见,集中精力评估”的工作,辐射到助理检察官的能力培养上。

“过去,助理检察官可以代理检察官的名义承担出庭支持公诉的职能。目前,助理检察官不再属于检察官的范畴,使得助理检察官出庭能力的培养出现了问题。徐汇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助理检察官曹文杰表示,庭审法庭可以直观地了解庭审过程,增加庭审的个人体验,为未来的收入做准备。

记者了解到,徐汇区检察院也将“模拟法庭”作为选择真实案件的平台。通过助理检察官持有的“检察官”与原检察官持有的“辩护人”的对抗,提高了助理检察官的实战能力和实践经验,提升了原检察官对案件的多维思考,努力打造人才梯队。

领导干部带头办案也是上海检察机关提高业务能力和整体办案水平的重要起点皇甫长城说,“市委强调,领导干部要处理影响大、难度大、复杂、类型新、指导意义大的案件。通过带头处理案件,他们应该发挥基准作用,推动所有检察官做好工作。总结办案经验,发现深层次问题,预防和解决检察管理和司法工作中的问题,带动全队提高能力。”

今后,根据市委的要求,还将考虑在各级法院之间建立交叉听证机制,相互照镜子,通过相互评议找出更多问题,促进全市检察机关进一步注重业务能力建设,全面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及司法能力皇甫长城说道。(戴加林,潘明·樊植)

重庆彩票网 江苏11选5 上海快三 澳客彩票 河北11选5

随机推荐
  • 电影频道《足迹》开播,讲述银幕上的新中国故事
  • 70周年国庆活动志愿者:此生无悔入华夏,来生愿在“种花家”
  • 商务部:中国出口增速高于全球主要经济体整体水平
  • 重庆话闽南语不在话下 能听懂方言的重庆造SUV上市了
  • 速看!烟台自贸区片区来了,企业可享哪些配套措施?
  • 喀布尔一军事基地遇袭致4名士兵死亡
  • 瑞士:展多重魅力,引中企投资
  • 广西防城港市5名中学生在河边玩耍,疑似溺水失联
  • 山东省温室大棚和大蒜险种获中央财政奖补支持
  • 韵达股份:8月快递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193.72%

© Copyright 2018-2019 piizzi.com 满庄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